我们已经准备好了,你呢?

2021我们与您携手共赢,为您的企业形象保驾护航!

以下文章来源于 AI 大航海 ,作者吴炳见

来源|AI 大航海

作者|吴炳见

封面图来源|文心一格

拼多多的市值超过了阿里,字节的收入超过了腾讯,这两个新闻充满了戏剧张力,大家都在讨论新老王交替。

整个互联网格局,都和三座山相关,新老王的出现也和三座山相关:信息流(百度 字节 快手 小红书),商品流(阿里 京东 拼多多 美团),关系链(腾讯),土壤最肥沃的山长最高的树。

每隔十余年,就会有一波技术浪潮打过山头,2007 年的移动互联网,2023 年的人工智能,都是巨大的技术变革。总有大风起于青萍之末,成为 " 新王 ",去挑战 " 老王 " 的位置,这是字节、拼多多、美团的故事。

也有老王抓住了新浪潮,自我革命,为自己的市值加个零,这是腾讯用微信自我革命的故事。

浪潮打过山头的时候,山头有什么变化?

信息流

从网易 新浪 搜狐的门户时代,到百度一家独大的搜索时代,到手机上出现了字节、微信、快手、小红书这些新入口,变化巨大。新终端和新技术出现的时候,信息流往往会面对四重杀

第三杀是媒介形式,摄像头的出现,让短视频和图文结合成了可能,视频 + 图文天然信息密度更高,娱乐性更强,更适合碎片化时间。而媒介形式每隔十余年都有大变化。

第四杀是内容生产者,PC 时代的内容贡献者是网页编辑和 blogger,移动时代的内容贡献者是各种 KOL 和网红,写的一手好公众号,拍的一手好视频,他们更懂用户要什么,当他们围绕一个新平台转的时候,会有新的内容范式产生,所谓的抖音风、小红书体都是在说这种新内容范式。

抖音、快手、小红书,都是抱着这四重变化长起来的,新内容形成庞大存库后,会有规模优势,逐渐开始有了搜索的属性,于是一些用户开始在小红书和抖音搜东西,新一代的生活指南。

信息流的本质是更高效的获取更好的内容,什么是更好的内容?更有用和更有趣。新技术经常带来跳变,短视频比文字更有趣,推荐比搜索更容易触达用户,这是手机带来的变化。大模型的出现,对信息流的影响显而易见了,在训模型上,百度和字节投入很大,与其让别人革我的命,不如自我革命了。

我们能肉眼可见的是 ChatGPT 这种形式对搜索的影响,但这只是前奏,还有更深远的影响。比如,抖音最大的优势是视频库存,如果视频大模型出来了,能秒生成视频,内容库存就被打掉了,而背后的内容贡献者也会变,现在是长的好看、有网感的网红,以后是有内容策划能力的幕后工作者,更强调智力和创意属性,反正不需要出镜了,长什么样子无所谓。

有可能有人靠视频大模型再造一个抖音,也有可能是抖音先做出这个模型,从此变为无限库存,为自己的价值再加个 0。

商品流

用户对商品流的感受只有四个字 " 多快好省 "。这四个字几乎都和物理属性相关,想打破是不易的。

互联网时代,阿里和京东已经二分天下了,一个靠多和省起家,一个靠好和快起家,很难想象会有第三极。

移动时代,跳变出两家大公司,美团和拼多多,都和移动互联网带来的 " 跳变 " 相关。

第一个跳变是 " 商品 " 的范畴变了,互联网电商时代,商品指的是线上百货。手机的 LBS 属性让外卖这个小品类扩大了千倍,外卖成了一种新商品,美团抓住了这个跳变,进到了生活服务这个新市场,这里没有巨头。

之前餐饮 100% 基于线下,是没有线上餐饮这个品类的,想让全国人民养成点外卖的习惯,前端需要花巨额的补贴来吸引用户,后端需要靠万人地推来教育商户,还需要百万级别的配送小哥形成配送网络。如果大厂跟进则需要拿出决心,这三样成本一样都少不了。如果大厂跟进晚了,双边效应一旦形成,想打破非常之难。这是美团外卖起步之初的故事。

当占据了用户和商家这两端,又搭建好了外卖配送的物流体系,不仅可以送餐,还可以送 everything,这是美团的品类扩张逻辑。

第二个跳变是 " 用户 " 的范畴变了,2015 年,很多四五线城市的人群用上了智能手机,这可能是他们第一次触网,他们的第一个应用是微信,第一次接触线上支付是因为春节抢红包,拼多多抓住了这个机会,他起步做的是下沉人群的省和多。

微信是手机上最大的流量池,拼这个方式天然适合社交裂变,当 " 砍一刀 " 发生的时候,本质上是把你通讯录里与拼多多匹配的用户洗了一遍。无论拼多多在微信体系里怎么玩,这个流量池天然把阿里拒之门外,这是最大的屏障。与此同时,2014 年阿里上市了,为了更合规和更厚的利润,清退一些商家是个很自然的选择,这些商家跑到了拼多多上,是拼多多起盘的初始商家。这是拼多多起步之初的故事。

微信流量只是获客工具,拼多多真的建立起壁垒是因为在 " 省 " 上做到了极致,所有的策略向 " 省 " 倾斜。比如让流量集中到爆品上拼团,靠量来压低成本,是货的逻辑,而非店铺逻辑。比如没有购物车,单件发货。比如平台竞争机制是筛选出供应链能力最强、愿意薄利多销的商家。

至于发动百亿补贴进到五环内,是他在第一曲线上做乘法,扩大用户基数。做多多买菜,用跨境电商 Temu 打进了美国,是他的第二第三曲线。这些需要另外一篇长文来说了。

本质上,是美团发现了生活服务这个新领域,做生活服务的多快好省;拼多多发现了下沉人群,借着这个群体做出了 " 省 " 的优势,再拿 " 省 " 这个武器去打所有用户,包括国外用户。

拼多多市值超过阿里的那天,马云在内网的回复中提到了 "AI 电商时代刚刚开始,对谁都是机会,也是挑战 "。我们还很难想象 AI 电商长什么样子,但可以胡思乱想一下:AI 时代,如果有下一个 " 省 " 的新高度,他在哪里?

就是没有电商平台了,每人一个购物助手,漫山遍野的帮我们找最想要、最便宜的商品,而厂家全部配备卖货助手,两个助手像三体人一样,不说谎,思想透明,握个手,成交!中间商,不需要了。反复搬运的仓库,不需要了。这样货品价格是最低的,物流的成本也是最低的。

如果这一天到来,这是 AI 的新魔法,可以打败移动互联网的老魔法。

关系链

关系链上,腾讯在 PC 和移动时代已经称王两次了,虽然终端变革、技术变革,关系链却像资产一样在传承

2010 年,美国的即时通讯 App kik 在打响了第一枪,半个月吸引了 100 万用户,中国瞬间冒出很多玩家抄 kik,包括微信和米聊。米聊比微信早发布 2 个月,作为最早一批尝鲜用户,我手机上先用的是 kik,之后用米聊,最终换成了微信,因为我周围的人都用微信。当时,腾讯内部已经意识到 kik 形态对 QQ 是颠覆性的,内部同时三个团队赛马,谁行谁上,要在极短的时间拿到第一名,形成网络效应。

这场仗之所以能赢,除了因为腾讯有个张小龙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导入了 QQ 的关系链,当时手机通讯录上并没那么多好友关系,很多好友关系在 QQ 上,导入关系链的时候,胜负已经一锤定音了。

关系链的本质是社交关系的完整映射,以及每个节点的价值。怎么理解呢?不管是现实世界还是线上,假设我认识 1000 个人,谁能把这 1000 个人的社交关系映射出来,谁就是有效的关系链。太少太多都不行,太少了,我找不到自己要找的人;太多了,对我形成太多干扰,我会逃离这个关系链。

什么是每个节点的价值呢?比如在美国,用户在 Facebook 上社交,拿 whatsApp 当通讯工具,职场拓展去 Linkedin,工作上用 Email,你看,这就四套关系链了。而在中国,我们在生活和工作上没有很强的边界感,不管是朋友关系、商务拓展、同事间发个文件、还是和微商买个东西,都在微信上发生,单一的关系节点承载了更多价值——通讯、娱乐、工作、交易,All in one。

在 PC 时代,QQ 的关系链只是局部,但移动时代,微信上的关系链成了全部。

关系链这么好的生意,也有自己的难点。

第一个难点叫代际差,新一代看不上老一代的社交平台,一代有一代的关系链。移动互联网早期,美国出了 snapchat,主打年轻人的私密社交,学生群体不愿意在 Facebook 撞见自己的父母,snapchat 很快在年轻群体里形成了网络效应,阶段性的威胁到了 Facebook。

而腾讯用 QQ 完成了新老交替,中国的学生群体在用 QQ,已经毕业的人在用微信,最终关系链还是留在了腾讯。

移动互联网十年里,社交产品无数,但所有的社交软件都是微信的扩列工具,在陌陌 探探 Soul 上聊的再好,最后也会把对方加到微信,所谓社交软件是不断认识新朋友的一个游戏机制。每个社交产品自有其价值,但没有任何一个玩家靠近过 " 真实世界 " 的关系链。

第二个难点叫过载,关系链过载,功能过载。互联网时期,绝大多数大学生都用过校内网,很快形成了网络效应,本来他是有机会做中国的 Facebook 的,但却死于过载,用户在上面加了太多不认识的人,平台引入了太多的游戏,天天都是各种偷菜,有太多低质网文的转发。当你毕业后,再打开校内,你会觉得这太幼稚了,太多信息是干扰,也就离开这个平台了。所以很多社交平台是自己把自己玩死的。

微信没有过载,虽然已经 all in one 了,但主界面和之前没有太多变化,微信是最大的产品,也是最克制的产品,respect。

问一个问题,面对 AI、XR、Blockchain 这些浪潮,什么会对关系链形成系统性破坏?什么样的新用户结构会想逃离原来的关系链?

面壁人

这几位新王的起步,都是在新领域长大的,本地生活服务、下沉人群购物、资讯推荐引擎,都是全新的、之前未解决的问题,很难在美国找到大规模的对标,起步几年需要走过无人区,摸石头过河。

一旦到了百亿美金,想往千亿美金走的时候,用户群体就变成了全网用户,或有意或无意进入了老王的领地,也必然遭受重火力压制。

被压制的时候,每位新王像新时代的面壁人,除了思考新技术、新用户结构带来了什么跳变,也在思考老王的短板在哪,结构性优势在哪,优势即牢笼。

以阿里和拼多多来说,阿里有很强的电商体系,还有支付宝、菜鸟物流、阿里云,但一直没有自己的内容,短板是流量,他最担心有人从内容和流量上抄自己的后路,之前收购优酷土豆、UC 浏览器、高德地图都是在买流量护城河。转到移动后,微信成了最大的流量池,阿里却无法进入,流量危机更大了,拼多多用 " 拼 " 这个方式完成了原始用户积累。这是第一个阳谋。

淘宝天猫做大后,一定会提升自己的客单价和利润,这是必然,也是优势。拼多多从低客单价切入,没有购物车,每单独立发货。阿里看到了但也无法跟进,至少无法在主站跟进,难道我也把购物车去掉,一单发货吗?这是第二个阳谋。

过往的优势很难放下,阳谋才能奏效。阳谋并不是阴谋的反义词,而是即便看明白了,也无法在主业务上做出彻底性改变。

微软和 OpenAI 形成联盟也是阳谋,我可以在 Bing 上推出带大模型能力的 New Bing,反正我的份额小,也不指望搜索赚钱,Google 你敢在主站跟进吗?如果跟进,你的搜索广告在 ChatGPT 这种界面里怎么展现?大体量下,1% 的收入降低都是要命的。

大家做的都是 C 端产品,上线的那一刻开始就被监测了,阳光底下没秘密,只有阳谋才能取胜,本质上,是拿着新技术形成的武器,来攻击对方的弱点,而这个弱点往往是由结构性优势带来的。

打暗牌,用阳谋。

这很像 < 三体 > 里,对发达的三体人而言,人类的一切举动都是透明的,只有思想是不透明的,面壁人罗辑在掌握了 " 黑暗森林法则 " 这个底层道理后,光明正大地部署自己的 " 雪地工程 ",三体人以为毫无威胁,最后却是为了通过爆炸来发出三体星的坐标,以此制衡三体人。

中国最伟大的面壁人大概是教员了,从错综复杂的棋盘上思考革命的解法,很多面壁的思考都呈现在他的文章里。教员的最强阳谋是 < 论持久战 >,公开读物,敌我双方都读过了,主打就是 " 我让你知道我要干什么,但你还不能拿我怎样 "。

再比如,毛选第一篇 < 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 >,文章第一句:" 谁是我们的敌人 ? 谁是我们的朋友 ? 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",本质上是在讨论用户结构,寻找解法。

在早期的时候,王兴经常发饭否,张一鸣经常写微博,黄铮有自己的公众号,都是极其善于思考和输出的人了。在进入新王面壁的状态后,都停更了。

出于防御,每个大厂真应该有个部门,叫破壁人,专门思考自我颠覆的 99 种方法,预测下一个面壁人在哪里。

新牌局

BAT 都曾试图进入彼此的领地。互联网时代,腾讯试图用拍拍和阿里京东竞争,移动时代,阿里试图用来往和微信竞争,但都无果。本质是,在别人已经建立优势的领地,老魔法打不败老魔法。

新王能切到老王的领地,都是借了移动互联网的力量,定义了全新的产品,用新魔法打老魔法。Feed 流对搜索来讲是新魔法,大模型对搜索和 Feed 流是更新的魔法。

当下又新开了一个牌局,AI,重新抓牌,重新打牌,重新学习新玩法。

当下的大厂,一定会有人因为抓住了 AI,自我革命,为自己的市值再加个 0。什么是真正的老王,看的不是谁在市值的头把交椅,而是穿越周期的能力,多轮技术周期后,依然能出现在 Top5、Top10 的位置,比如微软。

也一定有小公司躲在角落,偷偷抓牌,在抓到大牌,筹码攒够后,面壁数年,对着大厂掀桌子,当下一个新王。

谁都牛过,谁也都被人超越过,老王的回归,新王的起来,都是企业家精神的诠释。

此刻,我们不妨再问自己几个问题:

十年的尺度里,当下的新老王谁先到万亿美金?

浪潮打过三座山,谁会受到冲击,谁的市值再加个零?

下一个新王出现在哪里?

作者介绍:吴炳见,心资本 Soul Capital 合伙人,三年百度 mobile 产品经理 + 战略分析经验,十年风险投资经验,之前就职于险峰和联想之星。重点投资 AI、机器人、硬件行业。

我们凭借多年的网站建设经验,坚持以“帮助中小企业实现网络营销化”为宗旨,累计为4000多家客户提供品质建站服务,得到了客户的一致好评。如果您有网站建设、网站改版、域名注册、主机空间、手机网站建设、网站备案等方面的需求...
请立即点击咨询我们或拨打咨询热线: 13988886666,我们会详细为你一一解答你心中的疑难。项目经理在线

我们已经准备好了,你呢?

2020我们与您携手共赢,为您的企业形象保驾护航!

在线客服
联系方式

热线电话

13988886666

上班时间

周一到周五

公司电话

0731-88886666

二维码
微信
线